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少雍 黃

我在當製作人時想的事

2010年第一次去北京音樂節,晚上演出結束後回到位於東城區王府井的飯店,疲憊的去飯店B1的水療中心按摩。地下層空氣中飄來廉價的香氛味,門口碰到一個相貌猥瑣,看似老練且眼睛細小,穿著緊身黑上衣的卷毛男子。

「我們三個人想要按摩。」

「现在只有女孩子那档事。」

「蛤……」

音樂製作就像是按摩,一步一步把成品的形狀捏出來,而製作人跟做黑的按摩師一樣沒有特殊門檻,我剛開始成為製作人時不禁會想:「這樣就可以當製作人嗎?做這樣行得通嗎?我這樣搞就行嗎?」絕大多數人剛開始接觸時,不會知道製作過程蘊藏著許多細節,每個人的能力跟出發點也會造成往後巨大的差異,我經過多年摸索後,想要分享我在製作上會思考的事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製作人的工作」

簡單來說,就是執行從音樂製作開始到結束所有的事。從收歌或是創作開始,拿到一首demo後要考慮找什麼人編曲,用什麼歌當參考;編曲完成後思考需要錄什麼樂器,在哪間錄音室用什麼麥克風,哪個錄音師比較會錄鼓或是弦樂;錄音完要找什麼人校正音準跟節拍、混音要去錄音室聽還是線上討論,以及母帶製作的音量跟頻率要怎麼調整。除了對細節錙銖必較,也需要有俯瞰作品的視野,「這裡如果加入手風琴,應該會幫這張專輯添加更生動的氣味。」「空靈的山海氛圍,靜謐的內省獨白。」「強調律動感,整體氛圍是女巫大型作法現場。」大概會有類似這樣的自我對話。

預算分配也是製作人的例行公事,使用製作費去支付所有費用後,通常剩餘的就會是製作人費,也有報價很細的案子會拿一筆固定費用。編曲或錄音很容易計算花了多少時間,但一個案子短則一週長則一兩年,製作人所花費的時間與報酬其實難以估算。有時開案後也需要跟唱片公司、A&R討論歌手發片計畫與時程,平面影像或是專輯概念。

除了在音樂上的反覆拉扯,製作人有時還需要充當心理醫生,處理各種不安的情緒與期望,傾聽與解決歌手人生的困境,當個稱職的垃圾桶。各種工作都會帶來慢性的心理壓力,長久下來對身體健康也會造成影響,需要規律的作息搭配放鬆以及休息才能好好恢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製作人的能力」

藝術挑戰技術,而技術啟發藝術。-皮克斯創辦人John A. Lasseter 

製作人理論上可以什麼都不會,就像不用了解經絡或穴道也可以幫人按摩。不過至少有著某種品味或是美感,初級溝通協調能力,若是具備音樂能力會增加與合作對象溝通的順暢度,懂樂理就可以跟編曲人調整和弦,或是跟樂手溝通樂句的節奏;了解頻率就容易跟混音師溝通,比如人聲需要增加氣聲的頻率,或是砍掉樂器混濁的中頻;懂混音也能跟母帶工程師快速達成共識,變成好朋友共進晚餐。知識跟技術像紙張,品味像畫作,紙張越大,自由作畫的空間也越大。

一首歌製作案參與的人數,大到上百人的規模(如管弦樂團或合唱團),小至單兵作戰,大部分平均落在十幾二十人,如果不擅長溝通或是主導進度,製作過程就會讓每個參與者繞很多路。我從小講話就不看人眼睛,不愛社交喜歡獨處,但是製作需要處理很多人際關係與危機,這些年我也慢慢學習面對各種狀況,快速的挺身主動處理與溝通。上個月在北京碰到初次見面的歌手劉戀,握手的當下就被她看破:「你真是典型的I(Introversion)啊!」,本來想裝酷只好改成裝可愛。

對成品的想像力會影響到製作的方式,一開始就有reference明確知道方向,可以大幅提升製作的效率,省下更多時間與金錢。但如果想要開放式的創造與發揮,有創意的人反而只需要大概想法,邊做邊感受作品的回饋,再決定怎麼進行。我自己做過一些人格測驗,分析能力遠遠強過創意,所以我盡量在做音樂的時候什麼都不想,讓歌曲帶著我的感覺慢慢摸索。但若是製作時程有限,高效率反而能擠出時間,可以拿來發揮創意或是打磨更多細節。

製作人需要為自己每個決定的品質把關,在預算內找到最適當的人選,做出符合預期與時程的作品,必要時作出妥協與讓步,將作品最終的決定權留給藝人,因為作品無論好壞都會跟著他們一輩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製作人的類型」

專家就是在非常小的領域中犯過所有錯誤的人-波耳Niels Bohr

“工程師製作人”

錄音師或是混音師出身,對於聲音質感標準很高,想要實驗有趣聲響的好夥伴。

“音樂人製作人”

自身也是音樂創作者、樂手、編曲家或配樂家,有自己獨特的音樂性與擅長樂風。

“藝人製作人”

創作型藝人或是樂團多會製作自己的作品,貫徹創作的理念,通常都有無法取代的個人風格。

“心靈導師製作人”

擅於輸出自我審美,不會強調技術性細節。許多藝人長期與同樣的製作人或團隊合作,信任感與安心感是第一要素。

“企劃A&R製作人”

以企劃導向為優先,從概念、音樂、歌詞、視覺、企劃與宣傳整體掌握,音樂性多朝趨勢靠攏。

“吉祥物製作人”

存在現場即能影響整體氣氛,讓一切過程彷彿有神助般的順利,扮演被賜福過的幸運符。

以上類型會隨經驗累積,漸漸演變進化,我從編曲後慢慢接觸製作,學習各種工程細節,偶爾兼任心靈導師,期許有一天成為吉祥物,只要坐在錄音室的沙發上就具有召喚幸福的能力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製作人入門法」

製作人是很難用教學的方式養成,絕大部分都是自我摸索,從經驗中自然養成。這邊提供一些免費建議:

1.製作助理

應徵製作人的助理是最直接的方式,近距離學習製作的細節。只不過網路的發達,這種面對面的達人式傳承越來越少見了。

2.共同製作

每個音樂人都各佔擅場,技能差異大的合作更能截長補短,有機會互相學習。如果沒有把握獨立製作,與有經驗的製作人合作可以加速養成速度。

3.製作自己的作品

這永遠是最簡單卻又最困難的事,手上擁有最大的自由度反而很難做出最終決定,但也是門檻最低的入門方式。

4.主動式邀約

碰到其他剛起步的音樂人或樂團,可以提出製作邀約,或用技術型入股方式合作,在彼此音樂生涯前期做技術交換。

如果可以在入門前期,就有機會取得超量權限毫無限制的發揮,是非常有機會突破既有框架,催生出好的製作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宮廷式的音樂氛圍)

「我們只要按摩行嗎?」

「好咧,那你们要不要先去冲澡?」

1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コメント

5つ星のうち0と評価されています。
まだ評価がありません

評価を追加
bottom of page